农药与吃鸡

农药,即使四个队友都是纯坑货,但不愿意投降,就想练着玩,我也不能退,退了就被扣分;
吃鸡,突然有事儿,即使正在比赛中,我也可以退,退了对其他队友影响也不大。

农药,如果有人打字,99%的都是在埋怨队友;
吃鸡,如果有人打字,多数是在说“那里有敌人!” “这儿二级背包,谁要?”

农药,除非是用小号,在远低于自己级别里玩,不然,即使自己比对手每个人都厉害,也没可能成为孤胆英雄;
吃鸡,即使菜鸟如我,也能偶尔幸运,碰上一两个愣头愣脑乱跑的人,一梭子将其毙命,而后快。

农药,即使同路的队友是头猪,我也只能捏着鼻子继续和他合作,不然他死了,这一路丢了,最终输的是我方;
吃鸡,我的队友开车如同酒驾,那我就趁车速慢的时候下车,躲开他,一分钟后他即使把自己撞死,我仍旧有可能吃鸡。

农药,只要有一个挂机不动的,即使其他四个人都水平不错,也几乎没机会赢;
吃鸡,即使其他三人都落地成盒,寂寞高手仍旧可以last man stand。

农药,如果凑不够玩家,加入个NPC,十分容易辨识,即使轻松获胜,也胜的索然无味;
吃鸡,如果凑不够玩家,加入若干NPC,也不易察觉,因为无法辨别是真人一时疏忽,还是NPC天生弱智。

农药是个团体游戏,这是先天的局限,着实应该花心思想办法减少团队中差生的负面作用。可是,农药貌似更愿意花精力在设计新英雄,搞新促销活动上。
吃鸡,产品现在还很原始,要进房门,方向稍微偏一点,都会一直卡在门框上。不过类似的问题很容易改。

农药的没落,吃鸡的繁荣,或许比我预想的要更快。(前提是吃鸡能得到官府的许可。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