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计日记 10月9日-10月13日

10月9日

美团这个支付订单页,要是能记住用户上一次的选择就好了。

我就想用支付宝,可是每次默认都是微信支付。倒不是产品上的偏爱,是因为我支付宝里有余额。

美团+大众点评是腾讯背景,真要是偏向东家,倒是可以索性像JD那样,光明磊落的直接不提供支付宝这种支付方式。

现在这样,或许倒是可以提高在这里使用微信支付的比例,但这调调… 显得小气了。

不过这也比以前的好了,大约上半年的版本里,默认是“美团支付”,下面的黄按钮对应着是“使用新卡支付”。

这个页是个form(表单),三个单选项,选中其一,再按下面的按钮,提交选项。表单不该做成现在这样,下面的按钮不该随着上面的选项变。所谓“不该”,是说没有使用规范的方式,用规范的方式,意义在于与用户达成共识。

我的《设计元素12篇》里专门有一篇是表单。这些基本的设计元素,看似不复杂,不难,但设计者面对复杂的产品诉求时,真的能克制住,不乱来,也并不容易。


10月11日

去一位朋友的服装店里闲聊,是个女装精品店。边聊边玩似得调整了一些店内的设计。

店的门面不大,纵深比较大。

我们总结出三个典型的用户情景:

1.在门外路过,看到店面,被吸引。
2.在靠近里面的区域试穿。
3.在靠近里面的区域试穿。

在门外时,能看到什么,决定了顾客会不会进店。门面就如同数字产品的首页,“要展现些什么”是重要的问题。我们把门口的一颗绿植挪走了,这样可以多展示出一套服装。把模特的高度降低了些,稍高于正常人的高度,站在店外扭头看,整个模特都在视野内,之前是要稍抬头才行。

店内,靠外侧挑选区,摘掉了墙上的一两缕积灰。衣服是贴着墙陈列的,顾客挑选的时候,站在衣服前,衣服后面就是墙壁,顾客离墙壁不远,这样的距离,墙上如果有灰尘会被看到。

靠近里面的试穿区有一个巨大的穿衣镜,这是核心,顾客在换衣间换好衣服,站在镜子前欣赏。什么东西应该进入镜中,需要花心思。原本顾客欣赏镜中的自己时,背后的墙上有蓝绿两个二维码,这肯定是减分的。如果背景什么都没有,只是白墙,或许也不是很好?我们试了试一两片绿叶入画,貌似还可以。

除了这三个情景,还有些别的体会…

店内的装修是现代主义的,没有繁复的花纹图案,白墙,不规则的吊顶配以灯光掩映,现代主义的金属衣架。这种风格,细节严谨时会感受到风格,细节稍差时会感觉到简陋,感受的差异十分之大。

白墙上如果有些磕碰出的伤疤,黑道儿;
摆鞋子的隔板上有灰尘;
衣架如果没有和墙面平行,有点儿歪;
原本试图呈现为有序、明快的风格,就变成了凌乱、简陋。
一双双鞋子如果间距都一致,效果会好很多。呈现有序,背后的语义是“我很用心的向您呈现这些鞋子”。如果有一两双间距不一致,则是“随便摆在那里”的效果,差了很多。

整个店内出现的物品,包括商品,货架,杂七杂八的物件,都应该是为顾客服务的,顾客需要,所以才在那里。插线板、文具,竟然还有一瓶杀虫剂,这些都不是直接为顾客选衣服服务的,统统藏到后面的库房里。

当然,我是完全不懂室内设计的,只是根据数字产品设计的一些道理给瞎出些主意。而且我是现代主义的拥趸,强调功能性。实践了这些想法,也发现了新的问题。门口看店面,展示的服装更多了,但却似乎少了一些人情味。这也是现代主义的缺陷。现代主义很容易遇到天花板,最大程度的实用性终归会做到头儿,而买衣服往往不止于能清楚的看到衣服,方便的挑选,还有很大程度是感觉,要有feel~ 

如我般的钢铁直男是无法体会的,而这是一家精品女装店。

还好我没投身室内设计领域。


10月13日

我家附近有一家“喜茶”,挺网红的奶茶店品牌,我家附近这家叫“喜茶go”店,大致相当于是外卖店概念,基本不提供堂食座位。也没有收款台,顾客用手机微信小程序下单,支付,来这里只是取货。

没有了收款台,点单、付款不再是顾客与服务员人与人的交流,而是顾客与手机的交流。减少了一个人(服务员)的环节。

喜茶大概是在2018年中期开始搞这种“喜茶go”店的。麦当劳比喜茶做的更早。麦当劳更早就提供了自助点餐屏幕,点单、付款都是人与点餐屏的交流。

去掉一个与服务员交流的环节,我认为是好的。服务员是一个个真实的人,专业能力不见得都够好,有时可能会心情不好,有时可能会走神儿,即使一切都好,无缘无故的出个失误,也有可能。活人的服务员,有可能错把5元纸币当做10元,数字产品就不会。

前阵子某天,我叫顺丰快递寄件,上门取件,距上门时限还剩10分钟时,顺丰快递员的电话拨入,我接起电话,但电话断掉了,不知是对方挂断了,还是信号不好。5分钟后,在上门时限之前,我的订单显示:“订单失败,因为无法与顾客联系。”前不久,上一次叫上门取件也是这样哦,我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实际那位快递员并没有看不懂我的地址,也没有什么事要跟我事先电话沟通。只是因为他手头订单过多,没法按时上门,于是用了这么一套组合操作,使得自己没有责任了,而是要我面对“订单失败”,着急想办法。

实在不想再面对这样的快递员。我想起,楼下的丰巢快递柜有自助寄件功能。从那之后,到现在,三四次寄件,我都用快递柜了。自己拿着要寄送的东西到快递柜,手机上填单、付款,得到订单号,在快递柜上输入,扫脸识别,柜门打开,塞进去,关门。过半小时一小时,手机上提示:已经有快递员打开那个柜门,揽件成功。

又少了一处与活人服务员的交流。

用快递柜寄件,要自己去快递柜,还要被扫脸识别2次,自己输入订单号,还是要多些麻烦的。不过,对我来说,减分少,加分多。至少我不需要面对那个刚刚耍过一套组合操作,此刻却若无其事的快递员了。

其实前面说的“喜茶go”和麦当劳点餐屏,也是有减分的,手机要是没电了咋办?没有智能手机咋办?看着数字界面不会用咋办?

人和人的交流还是会让顾客觉得放心些吧?至少在这些数字产品介入的初期,会让顾客有这种感觉。不过我觉得,用不了多久,顾客就会适应的,必定与服务员交流也不见得就那么容易。我就曾经在麦当劳遇到过这样的情况:我连续向服务员说了三遍我要点的餐,而服务员是同时向我连续推荐了三次新品,且完全没有听到我说的。


广告

我小小的电子书:《设计元素12篇》

列表、搜索器、表单…
对这些基本的设计元素,我的一些认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