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计日记11.24-11.28 匿名社交,不可撤销

11.24

看《十三邀》,采访于谦,他提到微博里的负能量,我就又想起了这个话题:类似微博这样的社交媒体,让每个人都能那么方便的把自己的想法举到别人眼前,这很可能是互联网初期的一种过度。因为有这样的技术能力,所以就做了,做过分了。

提供这样能力的前提是:认为每个人都能对自己的言行负责。但实际,恐怕不是这样。

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对自己的言论负责的,尤其是在一个接近匿名的状态下。

这像是懂互联网技术的人,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,把人们心中的恶魔放出来了。

也许只是一天辛苦的工作,让一个人心情不好,就到网上来,找到一点让自己不悦的话头儿,随便注册个账户,大骂特骂。

由此,再说到纯匿名的社交产品,注定是没有前途的。以前几年里,互联网上已经有过若干尝试了,yik yak、secret、以及中国的各种山寨版,都没有能走下去的。

社交是人与人的交流,当一个人遮住脸,匿名的状态时,他很可能已经不是原本意义上的一个人了。所以,匿名的社交已经不能称为人与人的社交了,更像是一个有点儿扭曲的游戏。

一个人以匿名的方式存在,时间稍长些,如果不为自己设定另外一个人设,比如:我,就还是我这样,只是不暴露我的真实姓名,那么,我说的越多,就越容易让人猜到我的真实身份。于是,需要另外一条路:我需要给自己另外一个人设,比如:我是一位17岁的小男生,但时间久了,我又发现,无法维持这样一个17岁的小男生的人设,话语间必定还要带出40多岁的中年男的那些心态、语气。自己会觉得分裂,无法继续,于是离开。那对于这个匿名社区来说,这个人就消失了。这样的一个匿名社区并没法不断的积累用户,只是一些人好奇,进来尝试,再流失掉。

无论是“人不再是人了”,还是“人设难以为继”,都使得匿名社区没有前途。


11.25

发布图文电子书,我起先选了一家平台,但用起来实在是吃力:文章发布后,不能修改,但可以删除。不过删除功能有bug,实际上删除不掉。

如果发现某一篇中有个错字,则要整个专辑都删掉,重新建专辑,重新上传每一篇文章。其实也是可以勉强用的,事先把文章订正好再上传,万一有错,就整个重来一遍也没什么了不起。不过实际用起来,确实受不了。以我的文字水平,即使自己订正5遍,再找朋友交叉测试,也无法保证万无一失。并且,事后发现某一处的表述不够好,可以换个说法,也是修改。修改太高成本了,就不该了。这就影响了质量的提高。

现在选的这家“小专栏”,随时可以更改,专栏标题、介绍,其中的文章标题、内容、图… 所有填写的内容都可以改,安全感倍增。

不过,也还有一些不足:

不足1.不能改顺序。按说这也可以接受,产品本来就是定义为专栏,作者隔几天写一篇,按时间顺序排列即可,改时序确实多余。不过我是一整个专辑都写好,一起发布的,先发第一篇,紧接着发第二篇… 7篇都发完,发现默认的浏览顺序是按“最新”。于是第7篇在最前面。虽然读者也可以倒叙排列,但谁会自己去点那个倒叙按钮呢。于是只好乾坤大挪移,1-7对调,2-6对调,3-5对调。

在这个专辑完成后,我觉得应该把这个专辑与上一个专辑的各处联系汇总一下,再补一篇,这一篇就只能是在最前了,即使我不怕辛苦,也不能所有文章再都错位一格,因为文章下已经有些评论了,如果错位,评论就看不懂了。

不足2.文章不能删除。已经发了文章,其中的内容可以100%全改掉,所以才有了我前面的1-7对调,但不能删除。

不足3.自己发的评论自己不能删。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,发出来的评论都不能删。

连同上面被弃用的“发布后不能修改”,所有的这些问题其实都可以归为一个设计要求:操作后,结果可撤销。

即使是“更改排序”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撤销,我先发了第一篇,再发第二篇,但是后悔了,顺序反了,也就是说,“发第二篇”的这个操作,我后悔了,应该更早,在第一篇之前。或者说,“发第一篇”这个操作后悔了。这后悔,是对操作时间点的后悔,希望撤销那个时间做那个事儿。

“操作后,结果可撤销。”正是这次发的这个专辑《设计常识》中“操作的要求”中的一项。想要说这个道理,却要忍受“不可撤销”的痛苦。

说这个道理,实在是很有必要啊。


11.28

前面某篇中说到,我想通了知识体系的组织关系,今天整理了下,整个关系图,几个类型的说明,每个主题的三两句介绍,放在了公众号菜单里:知识体系。


广告

我新完成的一册小小的电子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