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怎样才算好不算坏

最近被问到:“一位交互设计师水平,应该怎么判断?”

之前确实没特意想过这个问题,说了些我即时想到的,诸如基础专业知识、理性思维之类的。事后又想了想,这些都没说到点儿上。我实际判断交互设计师的时候是在看重什么?我自己在设计的时候是在哪些地方用力?

举个例子:如果在twitter中加入直播功能,应该怎么设计?需要考虑的问题:

继续阅读“到底怎样才算好不算坏”

一个盒子

我的洗手间面盆旁边,放了两个盒子,一个装棉签,一个装牙线棒。

可是这个绿色盖子,不好看,和整个环境不搭。我把它也换成了同款白色的,但马上发现了问题,盖子不透明,从正常视角看不到里面,要用的时候就有点儿麻烦了。因为这两样东西的使用频率都不高,所以我自己也记不住左边那个是牙线棒还是棉签。

继续阅读“一个盒子”

讨好对象

这标题十分有歧义,不过看到最后就清楚了。就一千多字,您就看完吧。

前面一篇说到了服务员水平,要得到高素质的服务员,更好的培训,招更好素质的人,都是有效的,都也都成本很高。

机制,或许是更有效的。

春节假期回北京,出门不远看到:凛冽寒风中,路边便道上,两个路边摊,紧挨着,一个摊儿靠后,一位大姐炸薄脆,(薄脆:极薄版的油饼,完全酥脆的)另一个摊儿靠前,一位大哥摊煎饼,用现炸的薄脆做煎饼,看着就好吃。煎饼摊儿前排着十几个人的长队。当时是一月底,气温大概是零上3、4度,不带手套会冻手的温度。

继续阅读“讨好对象”

认知容量

用户在一个时间段内的认知是有局限的,或者说,是有一定量的。

绝对容量

当你来到一个新公司,给你介绍这里的同事,你非常愿意记住这些新同事,负责介绍的人也说的十分清楚、准确,但连续介绍了十几个人,你大概也记不住几个。

一个复杂的游戏在一开始的界面上一次次的浮出气泡说明,也类似。

继续阅读“认知容量”